骑士号角 三五一章 鹰击长空,锋锐开天 一

2019-10-17 11:05:24 来源: 许昌信息港

骑士号角 三五一章 鹰击长空,锋锐开天 一

奥丽薇亚简单洗漱之后,就带着两名侍卫匆匆出门,她此番是前去找回黛妮的遗体,在她想来刺杀失败的姐姐十有**被当场击杀了。

她不敢去央求古斯塔夫,因为这样的行为很可能触怒对方,引起反作用,所以她打算直接找被派往护卫德尔家主的禁军骑士,姐姐的遗体,应该是由他们处理的。

在目标明确的情况下,她很快找到在寝宫外面驻守的禁军骑士,她面无表情,冷冽地道:“马尔穆骑士,我来这里是为了带回姐姐遗体,哪怕她犯下错误,也是高贵皇族的一员,必须有体面妥善的安置。”

马尔穆是严肃的中年骑士,他闻言微楞,向前靠近后低声道:“殿下,您误会了,昨夜刺杀者并没有被击杀,现在在德尔大人手里。”

喜悦占据了奥丽薇亚的内心,细手捂住嘴,眼帘里雾气蒸腾,原本的气场骤然松懈,“马尔穆骑士叔叔,姐姐大人现在在哪里?我想见她!”

马尔穆心中犹豫着是否将坏消息说出来,但想到对方迟早会知道,还是松口了。

“奥丽薇亚殿下,那位失手被擒,陛下已经剥夺了她的姓氏,并任由德尔家主处置。”

“什么?!父皇为什么....”奥丽薇亚喃喃自语,小脸因为失去血色而泛白。

如果是在禁军骑士手中,姐姐大人只要供出指使她的幕后者

,也不至于失去性命,但是落在德尔家主手中,那就是羊入虎口,如果能死去反倒是解脱,就怕被折磨凌辱,那才是生不如死。

“奥丽薇亚殿下,马尔穆知道您与那位关系亲密,但陛下此举已经说明了态度,您此时不要掺和此事,以免....引火烧身。”马尔穆语重心长地劝谏着。

奥丽薇亚失魂落魄地点头,然后转身离去,身后两名侍卫连忙跟上。

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,因为严苛森严的阶级,侍卫不敢开口安慰,但还是有一人忍不住道:“殿下,黛妮殿下落在那个人手中,一般情况是不可能救回她的。”

“我一定会去救她的,不济也要让她少受一些苦。”

奥莉薇亚凄然一笑,她的话让侍卫不明所以,谁也不知道奥丽薇亚暗中作出改变她一生命运的决定。

.........

濯濯清阳浩然当空,悠然白云朵朵,地上庞大的人群队伍聚在清幽山谷中,旗帜在风中凛冽,仆从下属们忙碌地执行命令,人影匆匆。

这已是卡戎来到安第斯城的第三天,昨日因为刺杀事件,古斯塔夫也没好意思带他观览鹰山的壮丽风光,反倒是将结盟协议完成了。

结果总体来说,是令双方都比较满意的,霍克皇室得到重要的承诺就是,两家缔结友好条约后,除了原本平定的边缘地带,德尔家不会进犯也不会干涉其他地方,只是在三大公爵或者其他地方反叛势力进攻王领时,德尔家有义务进攻叛乱势力领地。

现在全飞翼上下皆知德尔家军力强盛,待协议传出,根本没人敢进犯王领,霍克皇室等若立于不败之地。

而德尔家得到的好处则是代表霍克皇室管理加文三个领地,而且并无说明时限,其实在当前形势下,等若这三个伯爵领成为德尔家势力范围,将西海岸与泰勒山脉那边的领地连接起来,将来甚至可能合并。

除了大原则外,贸易也是协议中的重点,只要钱财足够,德尔家将给霍克皇室提供大量物资,以助其恢复元气去处理叛乱,只是古斯塔夫他们并不知道卡戎也与三公爵一伙达成协议。

在卡戎眼中,协议签订后今后形势也基本明了了,飞翼皇室与反叛势力对抗,德尔家则凭借航海掠夺壮大自身,稳步发展。

其实就算没有骑士联盟的勒令,他也不打算对整个飞翼下手,毕竟德尔家底蕴还是不足,还是可以灭国,但并没有足够力量去镇守,而且代价不小。

而骑士联盟准备开战四方,他个人私事也有很大危险性,在战境中未必能全身而退。哪怕德尔家会有承载黑戒的容器以及他的一些后手,占据太多利益也是会被周遭势力群起围攻,还不如摒弃贪婪,将一些利益让出去给别人争,自家低调发展。

这也是他离去前,为德尔家的稳妥发展而所作的谋划,当然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完成,卡戎眼角余光瞟了一眼王女们所在。

嶙峋陡峭的崖边,黑影一掠而过,落下的羽毛在刚劲的气流中卷动,这似乎暗示着某种开始。

庞大的看台上,卡戎、古斯塔夫以及众人抬头眺望远处,在只鹰隼出现后,数千个黑点紧随其后振翅冲出,仿佛快速移动的乌云潮,天地间狂风卷起,到处都是鹰唳之声。

“鹰山每逢九月都有鹰归巢的现象,那座擎天山峰具体历史已不可考,在我霍克家还未出现前就已存在,壁岩上遍布成千上万个洞窟,每年这个时候左右,大型鹰类会从飞翼各地聚集于此,厮杀争斗,选择配偶交配,大约持续一周,似乎已经形成一种仪式。”

古斯塔夫神情庄重,沉声给旁边的卡戎介绍,飞翼人以鹰为精神象征,鹰类如此大规模行动的日子,对他们来说同样是庆典,并由此衍生出不少节目。

即使眼前波澜壮阔,卡戎依旧风轻云淡,眼帘如镜,映照着明暗交替的景物。

鹰群环绕着陡峭山峰,为争夺更高更好的位置,斗争开始出现,这些大型鹰类小都要比人高,张开翅膀后更是将庞大之躯展现到。

轰!两只山鹰重重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闷响,飞溅的羽毛里混杂着鲜血,其中体魄更强壮的山鹰两爪狠辣地抓向被撞得七晕八素的对手,从其胸腹扯下两块血肉,随后翅膀扇拍而下。

在对手扑腾着坠落后,它才落到两者先前争夺的洞窟里,向四周发出胜利者的厉啸,锐利的眼睛扫视四方,同类们自觉地退避出安全距离。

不过这只是暂时的,它所在的所处的是中层,在上层角逐落败的同类肯定会到中层抢夺地盘,翱翔环绕这中层的同类同样蠢蠢欲动,一旦表现出虚弱,挑战就会来临。只有坚持到黄昏时分,那时候才算是尘埃落定。

恢弘鼓乐声启奏,古斯塔夫畅快大笑,权贵同样看得津津有味,飞翼人本质里的攻击性、侵略性跟这个国家崇尚的鹰文化有着深厚的联系。

即使是王女们也对这样的节目并不反感,不过这大概是因为她们大部分实力微弱,视力没能清晰看见那些血腥场面,因此才能镇定地讨论战局。

唯有一人显得格格不入,那就是奥丽薇亚,从头到尾她一直凝视卡戎的背影。

贝拉主动走过来,暗含深意道:“奥丽薇亚姐姐,你怎么一直都盯着德尔大人看?那位的事情我也听说了,我感到很遗憾,但我希望你不要对德尔大人有偏见,毕竟他将会是我的丈夫,您的妹婿。”

几个同样想得到青睐的王女偷听到这话,心中不由大骂不要脸,可恨晚宴时没有主动,让贝拉给德尔家主留下深的印象。

看到奥丽薇亚不发一语,贝拉见状也不再多话,礼貌性点头离开,她哪里知道奥丽薇亚此时脑海中正思索的是如何单独接触德尔家主,进行交易。而在奥丽薇亚还在思构计划的时候,维克托皇子从所坐位置起身,面带和善笑容走向坐在主座的两人。

...

北京好阳痿治疗医院
大连治医院妇科哪里好
哈尔滨治疗牛皮癣有哪家医院
南京治疗早泄医院有
天津男性早泄哪家医院治疗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