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放军特战兵舔清凉油解困衣服磨进肉里用剪

2019-06-07 10:59:31 来源: 许昌信息港

小孩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
孩子发烧怎么办
小孩发高烧怎么办

刘珪在射击(2013年2月7日摄)。李三红摄 记不清转了多少道弯之后,车停在了一片荔枝林旁。极目望去都是连绵起伏的荔枝树,树与树之间是浓密的灌木丛。

3月10日,这片宁静的荔枝林就会变成战场。

尽管早已得到通报,但来访者显然没有上战场时应有的警惕,照样步履轻松,谈笑风生。

警惕是从“有情况”开始的。大家行至一个毫无特点的地方时,担任讲解的上校告诉大家:以你们自己为中心,周围10米范围内有情况。

顿时,几十双眼睛都瞪圆了。几番查看,一无所获。

此时,上校大喝一声:出来。

“到!”

身边约两米处突然冒出一位脸上涂满迷彩的军人,他半个身子在一个坑里,头盔上几缕长长的茅草在微风中晃悠。

大家惊呆了。随后,相机、摄像机、都忙开了。

“隐蔽。”随着上校一声令下,大家眼前又只剩下一片草丛了,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“所以你们要紧跟着我,要不会掉到坑里的。”这时,那位上校简直成了“导航仪”:“注意,这棵树上有感应器!注意,脚下有绊发线,碰上会引爆地雷的!注意,这里有红外摄像头……”本来以为是穿过一片密林,结果却绕进了一个连指挥所。

平静的荔枝林变得杀机四伏,走得步步惊心。

这一切都是刘珪干的。

刘珪,广州军区某特战旅二营一连连长,标准的80后。今天,他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率领连队官兵执行一次破袭任务。

能打胜仗才是真正的“”

自踏上采访刘珪之旅,耳朵里就塞满了关于刘珪的传奇。可真见面却有些失望,个头不到1.7米,精瘦,笑容灿烂得没有一点特种兵的冷峻。“那是你没见到我们连长身上挂满武器的样子。”闻听的“失望”,刘珪的兵立即毫不掩饰地为他辩护。

这个兵说得没错。当3月10日再次在战场上见到全副武装、满脸迷彩的刘珪时,一下子就找到了特种兵的感觉。而这种感觉,刘珪找了好多年。

1999年5月,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。消息传来,正在备战高考的刘珪坐不住了。当年征兵时,已经在读大一的刘珪报名应征,却因有鼻炎没通过。他喝了半年中药,治好了鼻炎,第二年再次报名。那时国家对大学生入伍还没有出台优惠政策,也不保留学籍,一当兵,“这大学就算白考了”。但刘珪走得义无反顾,他认为“这是直接的报国方式”。

当兵两年后,他考上了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,毕业后来到广州军区某特战旅。

广州军区某特战旅的前身是特种作战大队,组建于1988年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支特种作战大队。该部自组建以来,先后有20多名官兵在高风险课目演训中牺牲,130多人受伤致残。刚刚走进这支部队的刘珪不仅没有被这些数据吓倒,相反,这支部队诞生的那些永不服输、追求卓越的陆军伞王、空中翼王、水下蛙王、岭南狙王等等,成为他追随的目标,他向往那种“”境界。

荔枝林里的战斗在继续。刘珪率领的小分队要通过一复杂地域——一条10余米长的沟渠里是脏臭的黄泥汤,沟沿布满荆棘,沟上笼罩着约40厘米高的铁丝。只见刘珪把队员集合起来,先讲动作要领,随后趴下做示范。他右手托枪,仅靠左手与双脚的配合撑蹬,快速匍匐前行着——右手托着的枪既没有碰到上方的铁丝,又没有粘上黄泥汤。

的地位是靠实力奠定的。“在特种部队,赢家为大。”刚到连队当排长时,刘珪可没有底气做示范。参加连队10公里负重越野,他这排长是“老末”。

刘珪湖南人性格中的那股“霸蛮劲”被激起来了,他还就拿这10公里负重越野开刀。他背上25公斤重的装具,绑上2.5公斤的沙绑腿,一天两趟10公里。腰部被背囊磨得血肉模糊,衣服脱不下来,只好用剪刀剪,累得实在受不了时,就用舌尖舔清凉油。

指力训练,别人抓3斤重的砖头,他抓四五斤重的滑溜溜的鹅卵石;攀崖训练,他专挑险陡的崖壁;武装泅渡训练,别人潜一小时,他一直潜到把氧气瓶里的氧气耗尽……

2008年3月,刘珪参加广州军区专攻精练尖子比武集训,在为期8个月的集训期间,他平均每天超强度训练14小时以上。几经淘汰,从全战区挑选出来的85名尖子只剩下16人。而刘珪在集训结束考核中,夺得8个课目总分的成绩。

这样的“玩命”之后,刘珪创下了特战旅10公里负重越野、8公里划舟、3000米高空定点跳伞3项至今在该旅尚无人打破的新纪录。

在特战旅,“老特”是一种尊称,能得到“老特”的认可和尊重,那就算是走上“”之路了。而刘珪在“老特”们由衷喝彩中、在初品“”神气之时,心里涌现的不是喜悦,而是惶恐。在不断的磨炼和学习中,他逐渐意识到,自己以前对特种兵就是能跑、能摔、能打、米数、秒数、环数的认识实在太肤浅了。

在现代战争中,特种作战从理论到实践都有了质的变化,发达国家军队对特种作战越来越重视,美军在全军裁员的背景下,却对特种部队实行扩编政策。中国的特种部队建设与发达国家本来就有40年的“时间差”。“如果我们对特种作战的认识还停留在传统思维上,那差距就会更大。”刘珪说。

2009年,刘珪被派往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接受为期3个月的“魔鬼式训练”。这次与不同国家的特战队员同台竞争、并取得总评成绩的学习带给刘珪的是更深层次的思考,“那里的教官都是有战争经历的,讲课就是讲自己的经历,训练就是还原他们打过的仗,实战化程度很高,其作战理念、训练方式等对我们都有很强的借鉴意义。”

刘珪意识到,作为一个军人,“赢”的目标应该是战场上的对手,能打胜仗才是真正的“”。

罗克韦尔安全产品获得中国认证
正负压传感器,真空压力变送器报告
运动鞋品控(三)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