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走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3 20:44:21 来源: 许昌信息港

(一)  夜,越来越深。刚刚还昏暗着的路灯也熄灭了。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少。偶尔有一两辆车在王薇薇身边急速地驶过去。街道两边的楼房里还有些灯亮着。就是借着这些光亮王薇薇才感觉到心里的害怕略轻些。  今晚该到哪里过夜,王薇薇心里没了谱。她离开学校已经两天了。  昨天晚上,王薇薇是在好朋友李凡家里住的。  虽然是同班同学,可是李凡已经嫁人了。只有十六岁呢。王薇薇就是搞不懂,她怎么可以这早嫁人。  她知道李凡的故事。她的父母亲,长期在外面打工,祖父母又不在,李凡被舅父照顾着。说是照顾,就是让李凡吃得饱饭,穿的暖衣而已。其他的东西管不上。孤独的李凡爱上了邻居家的那个男孩子。一来二去,因为不懂,书没有读完,竟然跑回家,奉子成婚。  昨天,看着李凡扭着粗笨的腰身,忙来忙去,招呼自己,王薇薇心里挺过意不去。  今早就从李凡家里出来,打着车跑到城里去了。  白天还好说,王薇薇在网吧里面混了一天,可是现在到了晚上,该到哪儿去呢?这座城里,王薇薇没有什么熟人也没有什么亲戚。  对面来了一辆摩托车,到了王薇薇身后,“吱”一个急刹车,王薇薇心里一紧,“完了,是不是坏人?”  “王薇薇!”那个骑摩托车的人竟然认识他。  “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街上?”   王薇薇一看,这个男孩子她认识,一年以前他们同班,可是现在辍学了。他叫张晓阳。  “我从学校出来了!”  “离校出走,那现在到哪里去?”   “不知道呢!”   那就跟我一起去吧!我们那里有几个像你这样的女孩子。“   王薇薇心里一动,今晚算是有着落了。   她上了张晓阳的摩托车。   走了不一会儿,他就跟着张晓阳进了一栋旧楼房。   张晓阳敲开一扇房门,里面有个女孩子的声音传出来,“谁呀?”  “我有个同学,让她和你睡一晚上吧!”  “哦!”灯亮了。  “去吧!“张晓阳转身就走了。   王薇薇走进房间,灯光下,她看到的女孩子年纪和自己差不多。因为睡觉让她的头发散乱,她的眼光是慵懒的,那是一种麻木的慵懒。描眉画眼,那眼兰,那长长的假睫毛,掩饰不住的是一种庸俗。王薇薇心里一颤:这是个干什么的女孩子。   (二)  中餐的时候,骆任老师就迎了一位不速之客——到学校来给女儿王薇薇送饭的吴晓珍。  这个地处城乡结合部的初中,学生家长有送饭到学校让寄宿的学生吃午餐的习惯。吴晓珍每次从工地回家以后,都会为孩子送饭。可是今天,吴晓珍饭菜送来了,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,她慌了,问王薇薇的同学,那个同学说,王薇薇昨天就说回家了。  可是,王薇薇并没有回家。那同学说,昨天骆老师批评了王薇薇。吴晓珍马上就意识到,是不是因为老师的批评,才使女儿出走了。  她想问问老师,到底是什么原因。   “骆老师,你知道王薇薇到哪里去了吗?”   “不是回家了吗?”骆老师说,“没有回去?”   “哪里呀?根本就没有回去!我女儿不见了!”  骆老师心里一惊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  昨天上午,骆老师的语文课,让王薇薇背诵李贺写的《雁门太守行》。可是王薇薇没有背出来。骆老师说:“王薇薇,这些天你怎么啦?心不在焉的,你在想什么?”  王薇薇也不知是怎么了,说:没想什么,不会背就是不会背!”   “你……”骆老师看到王薇薇公然顶嘴,有些气恼。   “我怎么……”   “你出去!”骆老师说。  王薇薇一下子把自己的书本都推到地上,“出去就出去!”  她走出了教室,再也没有回头。  下课后,骆老师向王薇薇的班主任说了,教室里面发生的事情,说王薇薇走出了教室。班主任李老师知道后说,说不定是回家去了。   可是现在,吴晓珍反馈的情况是,王薇薇并没有回家。  “骆老师,王薇薇是你赶走的,你要给我把孩子找回来。”  “我为什么要找?”  “你不找,谁找?谁叫你赶走我女儿!”   骆老师语塞!   (三)  昨夜,王薇薇实际上根本没有睡着觉。  她在想,这两天发生的事情。  实际上前几天,一直在外面打工的妈妈突然回到家,她知道妈妈的难处。爸爸前几年到外面打工,打着打着就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。就同妈妈离婚了。爸是个不负责任的人,给了妈妈几万块钱,就蒸发了。妈妈就带着她生活。好几次别人都劝妈妈改嫁,可是妈妈舍不得她,一直没有听别人的话。  妈妈不容易,曾经当了多年的民办教师,在王薇薇那个村里还算是有好口碑老师。就是由于民办老师转正考试老没有考上去,被辞退了,妈妈似乎将自己所有的希望和梦想都寄托在自己身上。  这次一回来,就问薇薇近在学校怎么样,薇薇说退步了。  妈妈就唠叨,批评薇薇不认真学习,批评薇薇辜负妈妈的厚望。还说薇薇没有出息。  就是这种低落的情绪让薇薇心恢。她懒得对妈妈说,自己容易吗?爸爸离开了他们,妈妈打工去了。爷爷奶奶因为爸妈离婚了,根本就不管她。星期一到星期五,算是在学校和同学们混在一起,可是一到周末,别的同学都能回家,回到父母身边,他们的爸妈热饭热菜招呼着,有的甚至还可以到外面旅游。  可是薇薇呢?一放假回家,看到的总是一把冷冷的门锁,家里冷冷清清的。一个星期没有收拾,家具上都是灰尘,还要自己做饭吃。14岁的孩子,会做什么?电饭煲里煮点饭,随便弄点青菜萝卜什么的,煮熟了就算不错。  只有一次,几个相好的女同学知道薇薇一个人在家,星期五放学的时候,跟着薇薇一起到他家,陪着她共度周末,那是薇薇记忆中开心的周末。他们在大厅里面唱歌、打纸牌、看电视,晚上几个女孩子还挤在一个床上,睡觉。李凡那是还在校,她懂事些,煮饭炒菜是她的事,她做的萝卜丝炒肉,至今让薇薇还觉得挺香的。  假期生活就是这样对付着。  还有其他的事。自己一个人在家,宽大的房子只有一个人住着,害怕呀!每个周五、周六的夜里都早早关上大门,在家里看电视,直到睡着为止。一有风吹草动,就提心吊胆,夜里睡觉,一只老鼠跑过去就会让自己吓得在将被子仅仅蒙住头。老半天不敢动。她在晚上更不敢走出家门半步,有一次回家晚了,湾里一个醉鬼拦住她的去路,都把她吓哭了。   更为难得是,自己慢慢长大了,青春期来袭,每个月的那几天,日子难过。每次都把自己搞得手足无措,一阵阵的腹痛时,她多么希望妈妈在自己身边,她多么希望有个人能够照顾她、安慰她。可是她有吗?没有!妈妈在外,只是每个星期五晚上打打电话,她是个懂事的孩子,总是打肿脸充胖子,说自己过得好,不想让妈妈担心,可是她真的过得好吗?不好!  她都弄不懂,妈妈怎么这样不理解她。妈妈难道不会换位思考吗?   因为情绪不好,老师让她背诗,她都懒得背,没想到老师也对她发火。   一气之下,她就走了。她让自己歇歇。   说句实在话,这个语文骆老师,王薇薇本来是打心眼的喜欢。他幽默,知识丰富,课讲得精彩,他的语文兼容并蓄,为同学们打开了眼界。特别是他的作文课教得好,多少次同学们对他的口头作文佩服得五体投地。   (四)  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进了学校,是王薇薇的舅舅吴明德带的一帮人。他们直接找到骆老师。  “骆任,你今天乖乖地去吧王薇薇找到,我们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吴明德抓住骆任的衣领说。  有几个老师走过来,让吴明德松手,有话好好说。  “好说个球!你快点!”  “好好,我去找!就去找!”骆任说。  “找什么,你又没有打她,又没有骂他,难道老师不能批评学生?”骆任在学校食堂工作的老婆关春兰走过来说。  吴明德径直走过去,给了关春兰一个耳光。  关春兰怎么能受这样的侮辱,跳过去,一把抓过去,让吴明德脸上顿时起了五道血印。“好呀,你敢抓老子。”吴明德与关春兰扭打起来,老师们纷纷过来制止。  吴明德一时性起,在校园里面大骂起来。  正好这时下课铃响了,校园里的学生都过来看热闹,有的趁机起哄,学校乱成一锅粥。  校长李健,从办公室走出来,把吴明德等人请到了办公室。  “校长,你看看你们学校是群怎样的老师,是什么素质的家属,你看看我的脸!”  李健连忙赔不是,说:“孩子不见了,学校派人找,你们家属也要配合,看看是不是到亲戚家去了,还是到那个朋友家去了!”  吴明德说:“在学校走的,我们只能找学校,学校要负责。我们找什么,我们到哪里找?还有我的脸抓破了,要到医院里面去诊,要是破了相,我跟你们没完!来,先拿1000元医药费再说!”  李健一听就知道,麻烦事找上门来了,这个吴明德明显是赖上学校了。  “吴师傅,慢慢来,事情出了,我们总有办法解决,你先到医院去治伤,医药费我们付,我们报警,请派出所干警帮忙找人,学校安排老师到外面去找。”  好说歹说了好半天,吴明德硬是从学校拿走了八百元现金,才带着那帮人离开了学校。临走之前,还帅写一句话:“规定你今天之内找到王薇薇,明天不交人,我们对骆任不客气!”  带他们走后,李健找来骆任,问明情况后,说“你这么多年,工作出色,怎么能这样对待学生呢?她不会背,指出来,让她用心读书不就结了,现在闹这么大的麻烦,怎么收场?这样,你从现在开始,把课停下来,到外面去找人!学校也向派出所报警,让派出所帮忙找人!”   (五)   一起床,张晓阳就走进王薇薇的房间,对王薇薇介绍那个女孩子。女孩子叫周蒙蒙,让王薇薇叫她蒙姐。   “今天,我们到鹿山上去玩吧!”周蒙蒙摸着张晓阳的头说。   “好吧!”张晓阳说,“我叫李哥安排车子,现在就去吃早饭!”   走在去吃早饭的路上,王薇薇想,张晓阳他们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?自己是不是该回去了。出来两三天,妈妈一定会很着急的。  吃了早饭,王薇薇说:“我不去了,我想回家。”   “回去干什么?走,今天我们到鹿山上去玩。”   鹿山是这个县的旅游景点,因为该山有一巨石状如鹿故名。传说当年有几个皇帝曾经登临它。近年来,随着旅游开发更是闻名遐迩。  在车上,周蒙蒙与张晓阳的谈笑中,王薇薇隐隐约约地知道了张晓阳的经历。他读书的时候,学习成绩相当不错,可是由于父母不在家,没有人管,迷恋于上网。在网吧,认识了李哥等人。  李哥把他带进了帮里,那次,张晓阳将李哥等人带进了学校,对学生寝室敲诈了一番,从此失学,跟随着李哥一直在帮里混。  车跑得很快,王薇薇甚至来不及看清途径了那些地方。不过即使看清也没有用,这里她还从来没有来过。  沿着盘山公路,车子很快到了山腰,停下来。  为了吸引游客,在这个地带人们建起了一个民俗文化村,一幢幢小楼整齐地排列着。青山掩映,空气清新,红男绿女,细语呢喃,真给人一种世外桃源之感,文化村后面,就是那传说中神鹿化成的巨石,它被白云缭绕着,更让人觉得神奇。  虽然王薇薇内心有些烦闷,可是看到这美景,有些释怀了。   “走,我们登山去!”王薇薇说。   “登什么山呀!”周蒙蒙说,“走,晓阳,我们到宾馆去!”  严格地说,这不叫宾馆,只是一家私人开的小饭庄,看样子张晓阳对这里很熟悉。老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。王薇薇发现,老板看到自己似乎眼睛一亮。  房间里面放着两张床,白白的床单和被褥,看起来还算干净,有电视机,也有电脑等。因为后面就是大山,房间里面有一种润湿的感觉。  “斗地主吧!”周蒙蒙说。  “我不会!”  “我们教你,反正是打假的!”   三个人玩了整整一个上午,王薇薇倒是觉得,没有学校紧张的学习压在头上,这日子倒还舒服。  午饭时,开车的李哥来了,他并没有走。  饭菜倒是安排的很丰盛。张晓阳还给王萌萌斟了满满一杯红酒。王薇薇本不喝酒,她也不敢喝酒。可是盛情难却。  整个下午,就是昏昏沉沉地睡着,张晓阳和周萌萌出去了,不知道他们到底干什么事情。   (六)  整整一天,骆任走在县城的街道上,网吧、酒店、商店,凡是他认为王薇薇可能落脚的地方,他都会去看,去问,去找,可是没有任何消息。  王薇薇呀,王薇薇,你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呢?你可知道,你的老师现在的处境是多么艰难呀!  老婆被人打了,这样的亏她是吃不进的。  骆任一进家门,就被老婆狠狠骂了一顿。   “我怎么就嫁了你这样一个窝囊废,老婆被打,你连个屁都放不出来,还要去找人,还要陪别人的医药费。当年真是瞎了眼呀!那孩子是自己出走的,你有什么过错,那么娇惯,连批评都不行?你看你个鬼样,教了这么多年书,连批评学生都不会,你是干什么吃的,街上就是少死个老鼠,也该把你死掉。” 共 901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保护生命腺 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妙招
昆明好的治疗癫痫医院
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