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天古道第三十六章翻天印

2020-01-21 20:05:21 来源: 许昌信息港

圣天古道 第三十六章 翻天印

轰隆!一声巨响从身后响起。一牛一人面面相觑。难道是葡萄藤发了狂?静听一会,发觉不太对劲,因为碰撞之声此起彼伏,显然是有人在搏击。

田农襄和黑牛对视一眼。“去看看?”田农襄提议。

黑牛也满是好奇,犹豫了一下,转身向来路走去。

“牛哥,若那葡萄吃亏,帮他不帮?”田农襄突然问道。不知为何,他对那株葡萄藤产生了几份好感,难道是舍不得那串葡萄?连他自己也没想明白。

黑牛尴尬一笑,“帮它?我嫌自己命长吗?”

田农襄嘿嘿一笑没再说话。

搏击之声欲来欲近,黑牛驮着田农襄,凝神屏气缓缓向那边靠近。

无尽藤蔓翻滚,宛若洪流,缭绕奔腾;一条三丈巨蟒在藤蔓间穿梭,蟒尾摆动,震开身旁盘绕枝蔓,向葡萄藤主干冲去。一只秃鹫盘旋在洪流之上,突然祭出一枚拳头大的方印,抛向空中。方印急速放大,足有丈余见方,连番轰砸藤蔓。顿时碎藤纷飞,藤蔓收缩,葡萄藤接连躲避。显然它对那枚巨印心存忌惮,也唯恐巨蟒近身。

“看那只秃鹫,不是曾经袭击过我们的那个吗?”田农襄疑惑地望着黑牛。

黑牛俯着身,也正盯着那只秃鹫,良久方才摇头,“不是那一只!这个要强一些。”

田农襄惊异地望向搏击之处,小声嘀咕:“不会是提升修为了吧?”

黑牛又摇了摇头,“不,气息不同。”

这时,只听那秃鹫喝道:“葡魔,还不随我回去向尊主服罪!”

“做梦!鸠山老儿欺人太甚,我与它势不两立!”葡萄藤一边躲避一边喊道。

“放肆!”巨蟒大吼着甩开蟒尾袭向葡萄藤主干。

“鸠大拍他爹马屁还好理解,你死蛇一条凑什么热闹!”葡萄藤笑骂着急速躲避。就在此时,秃鹫大吼一声:“镇压!”空中那枚大印随即向葡萄藤劈头而去。

葡萄藤一惊,连忙探出藤蔓,不断伸展,迎向方印,自己借此一阻之势,急忙避开。轰隆一声巨响,碎藤翻滚如尘而起。葡萄藤身子一晃,急速远遁。

“帮忙?”田农襄看向黑牛。

黑牛盯着远处战团,瓮声道:“鸠山的人,惹上就难脱身了。”

“看着它死?”田农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,突然说道:“我去斗那巨蟒!”说完就要动身。

黑牛前蹄一拢把他按住地上,“你斗巨蟒?那些家伙是散归境修士,找死啊你!”

田农襄眨巴着眼看向黑牛,“散归境?是什么东西?”

黑牛冷嗤一声,“屁都不懂,老实待着吧。”

田农襄不甘,“散归境怎么了,葡萄藤还不奈何不了我呢。”

黑牛一愣,它的确没胡说,葡萄藤着实被他折腾的够呛,具体什么原因黑牛没想明白,可清楚田农襄根本凑不起眼前这份热闹,驳斥道:“那是它手下留情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心中不免嘀咕:这妖孽有过人之处,前天能把黑煞捶趴下,绝非侥幸。想到此,不免多看了田农襄两眼。“走吧!被发现可就完了。”黑牛低声道。

“谁!”鸠大暴喝一声,翅膀挥舞,盘旋天际,手中方印呼地一声向田农襄和黑牛藏身之处砸来。黑牛一惊,未待大印飞到,挑起田农襄急退。鸠大不依不挠,拍翅追来,祭动大印紧随黑牛轮番猛砸。黑牛连番转向,躲避方印。

田农襄盯着方印艳羡不已,接连咂舌,“这东西真厉害,能抢过来就好了。”

黑牛被追的紧迫,根本没留意田农襄说些什么。

突然,方印凌空显现,悬于黑牛和田农襄头顶。黑牛大惊,人立而起,将田农襄撂倒远处山谷间的草丛内。然后“哞!”的一声,扬踢长啸,牛毛倒竖,气息骤强,似是法力加持。突然转身,探出牛角,砰的一声撞在打印一侧,四蹄急迈,躲过一击。大印轰的一声砸在山峰之上,顿时石飞土溅,天地震颤。而黑牛犄角渗血,显是受伤不轻。

就在此刻,田农襄身子刚着地,顺势一滚,藏在一块巨石后观战。见黑牛受伤,心中焦急,可一时想不到解救办法。自己虽想冲上去,但恐给黑牛添乱。情急间,望向葡萄藤所在方向。少了大印轰炸,葡萄藤登时占据上风,无数藤蔓缠绕巨蟒,裹着它连番砸击地面。

巨蟒吐着信子,在藤蔓间扭曲盘绕,想震开束缚,可几经挣扎,愈缚愈紧。

巨蟒大怒,蟒口大张,信子犹如一根穿线钢针,刷的一声向葡萄藤探去。葡萄藤赶忙舞枝相迎,与那巨蟒信子相交,顿时叶枯枝断,且那干枯之势依旧向上蔓延。

葡萄藤大惊,忍痛震断那条枝蔓,卷起巨蟒甩向山谷,伴着轰隆巨响,巨蟒躯体砸断山岭,顿时鲜血如柱。

此即,那方大印已在黑牛什么砸了六七下,场地一片狼藉,黑牛身上也鲜血淋淋。

鸠大眼见巨蟒遭创,暴喝一声,祭动大印转向,朝葡萄藤砸去。同时探出利爪,抓向黑牛脑门。

黑牛“哞”的一声,一跃而起,撞开利爪,挺角刺向鸠大腹部。鸠大一惊,没想黑牛玩起命来如此疯狂。连忙拍动羽翅,凌空而起,与黑牛拉开一段距离。“狂牛践踏!此技能现世了。”鸠大接着森然道:“据言我那不争气的弟弟陨落牛魔之手,定是你了。”

黑牛人立当场,双眼猩红,“是有怎样?是有怎样?”暴喝响彻山野。

这时,葡萄藤一边躲避方印轰砸一边向这边奔来,呵斥道:“若没有田国这颗翻天印,你鸠大能有何为?”

田农襄心头一动:田国的翻天印?偷的?抢的?不行,我定的把此印夺走。此时,他已全然将自己当做田农氏的后人。虽然啸北田农和帝丘田农势分两支,可毕竟田农一家,见此印落在鸠山人手上,心中不忿。可挠了挠头,一时不知该如何去夺。况且那颗大印威力无比,连葡萄藤都只有避退的份,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“都去死!”鸠大盘旋天际,突然探爪向田农襄藏身处袭来。

黑牛一惊,合身扑过。可鸠大速度极快,瞬间即到。

田农襄不假细想,脑袋一缩,几步向远处躲避。

轰!身后传来山石爆碎之声。他不敢回头,迎着葡萄藤撒腿急避。眼见鸠大利爪已在他的脑后闪烁,也在此时藤蔓迎面而来,田农襄不管不顾,直接冲了进去,藤蔓卷起他抛向远处,顺利躲过鸠大一击。

而葡萄藤却不太好受,因为受此一阻,那枚翻天印轰地一声砸在它的身侧,无数藤蔓顿时化为齑粉。好在黑牛此刻赶到,挺角撞开鸠大,若不然,葡萄藤定被鸠大利爪击中。

黑牛不敢停留,转身就朝田农襄奔去,唯恐他再次遭袭。然鸠大哪容它脱身,吼道:“纳命吧!”利爪挥舞,在牛背上拉开一道血口子。黑牛前蹄扬起,砰地一声拽在鸠大羽翅上,均是一震。

这时,田农襄感觉脑后有轻微的呼吸且伴随着浓烈的恶臭。

北京市朝阳区望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
大丰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海南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
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
桂林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