浦东机场爆燃案嫌犯29岁农村娃没房没媳妇

2018-09-25 10:08:08 来源: 许昌信息港

(原标题:浦东机场爆炸案追踪:“老实本分”的农村娃 何以提着炸弹走进浦东机场?)

贵州德江县桥溪村,周兴柏老家的旧房。

周兴柏家借钱修建的新房。

桥溪村美丽 的新房比比皆是,但却没有什么年轻人在家,只有老人留守。

临近过年,贵州德江县萧条的桥溪村顿时有了生机。少壮的男人,窈窕的女人,活泼的孩子,在寨子里各家各户门前,抽烟打牌聊天,各家门前都停着各种档次的小汽车。

2月6日,腊月二十八。

罗亨富老人坐在下寨的家里,突然有人叫他。抬起头一看,是孙子:“才军(音,周兴柏乳名)回来了?”周兴柏提着两箱核桃花生奶,递到爷爷手上。坐了一会儿,也无甚话说,就起身告辞,下了坎几蹿几跳,就回到了自己家里。

过了年,罗亨富几天都没看到孙子,于是问家人,才知道周兴柏正月初三就走了,此后,他再也没有听到关于孙子周兴柏的消息。

借钱修新房 至今还差欠债三万多

12日,上海繁华一如既往,浦东机场人来人往。下午2点26分,一声巨响在浦东机场爆发,随后几小时惊动了全国。

当晚,贵州德江县偏远的桥溪村,一片宁静。一个打破了周德强家的宁静,那头是长堡镇派出所民警。不久,周德强就得到噩耗:儿子周兴柏在上海引爆了自制炸弹,自杀未遂被送进医院抢救。

周德强是怎样从震惊到接受现实的,封面()无从知道,因为他拒绝接受采访。

14日下午,在桥溪村周家下寨,当封面()提起周兴柏时,这位老实本分的子一脸愤怒:“他在外边做啥子事情,我晓得哪样?”说着转身就朝屋后走。一位正在厨房忙碌的女人,情绪非常激动,说不出话来,咿咿呀呀地朝大吼,转身抄起长柄铁瓜瓢,做出攻击状。周德强走出后屋,沿着一条小路爬上坎,然后消逝 在寨子房屋间。

周德强目前生活的房屋,低矮狭小。在这所房子的旁边,耸立着一栋砖混结构的新房,新房三层楼,尚未竣工,主体已经封顶,建材还零散堆放在周围。在桥溪村,修这样一栋房子,大概需要10多万元。周德强的本家兄长介绍,因为修这栋房子,他家还借了3万多元的欠款,目前还没有还上。

29岁的人了,仍然孤身奔波

周德强的愤怒,或许与惭愧 有关。

在这个贵州偏远的寨子,老一辈的人们相对封闭。孩子们都在外边打工,彼此过得怎样孩子是否争气,明里暗里都有比较。

村里新房林立,一部分是新农村建设成果,更多的是外出打工的人们,挣钱修了宽敞高大的房子。

过年的时候,大车小车,塞满了寨子的马路。寨子热闹得像个集市。

年轻人们聚在一起,互相问你在哪里我在哪里,然后说一堆互相恭维的客气话,留下联系方式,同是一个寨子出去的人,却多年不见,留下联系方式后,又渐渐熟络起来。

老人们看着自己的年轻人说话,感觉自家娃娃混得不错,喜笑颜开。

除了年轻人,还有他们的孩子。

可周兴柏快三十岁了,仍然单身一人回家。他的爷爷罗亨富说,每年都是他一个人回来,没看到他有女朋友,村里都修了新房,前年开始,周德强也开始修房子,修房子的钱是不是周兴柏挣的,这位老人也不是太清楚,但他知道,为了修房子,儿子跟人借了三万多块钱,至今没能还上。

没车没房没媳妇不说,周兴柏现在还在外边犯了事,这的确让做父亲的有点窝火和惭愧 。

在桥溪村,要找周兴柏的家也并不容易。

14日下午,封面()来到桥溪村。美丽 的新房,几乎都是大门紧锁。好不容易遇上两位老人,正在屋里吃饭,看到有陌生人来,赶紧站起来:“同志,来,吃饭

浦东机场爆燃案嫌犯29岁农村娃没房没媳妇

!”听说要找周兴柏,想了半天,村里没这个人。

这个村子,平时都是留守老人在家,四五十岁的治保主任,算是当地很年轻的人了。看到一个外来人打听本地人,老人们更多的是疑问:“你来这里找他做哪样?”

“老实本分,搞哪样都勤快”

关于周兴柏,寨子里的人的熟悉记忆,基本停留在他读书的时候:“不多说一句,也不开玩笑,搞哪样又勤快。”

跟很多农村老家人评价在外边出事的孩子一样,这个寨子里的人,都觉得周兴柏老实本分,对于其在外边犯事,都觉得震惊和不可思议。老人们说,他在寨子里也不胆大,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,老老实实读书。10年前,高中毕业后,周兴柏没能考上大学,在那个年龄,寨子里的孩子的选择,就是外出打工。周兴柏也一样,打了行囊,跟着寨子里的年轻人,踏上了南下广东的路。

周兴柏的爷爷罗亨富告诉封面(),初,周兴柏去了广东的珠海,后来又去了中山。在广东的时候,有人跟他同路,过年时节也一起回来。后来他在外边混熟了,就一个人到处跑,也不知有没有人跟他同路。外出打工后,周兴柏出现在寨子里的时间就更少了,很多人同村人也不知道周兴柏这个人,而老人们,也只是知道他的小名“才军”。

桥溪村的治保主任也很多年没有看到周兴柏了。他还记得有一年,周兴柏回来了,在路上相遇,周兴柏叫了声“外外”(音 当地称比自己晚一辈的人),然后什么话也没说,就径直走远了。“跟他父亲性格差不多,不多说话,不感兴趣,就直接不理。”这位治保主任举例说:“又一次,有人喊周德强打牌,喊了三遍,周德强就在那里,答都不答应。”

“若跟家人一起,不会走上这条路”

外人都不知道周兴柏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也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,更无从知道他是为什么要去浦东机场干下了轰动全国的事情的。

目前,跟外界一样,寨子里的人,只能根据上海警方的息,了解到周兴柏的简单轨迹:

2014年,周兴柏去了江苏昆山。这里,电子厂众多,他进了一家电子企业,两年来,一直在那里打工。在厂里的时候,周兴柏住在宿舍,后来又在外边临时租了房子。在这家电子厂打工的时候,他迷上了上赌博,输光了所有积蓄,平时的工资根本不够花销,吃饭过日子,只有向朋友借钱。

在创造上海爆炸案前,周兴柏在一个群里留言:“欠了很多人的钱”,“准备去干一件疯狂至极的事情,丢小命是一定的”。

没有人知道,周兴柏为什么会想到要亡命疯狂,而且选择在了上海的浦东机场。他的爷爷罗亨富认为,如果有个家人在身旁,或者有女朋友跟他在一起,也许他不至于迷上赌博,更不会走上这条路。

在群留言后不久,6月12日上午7时34分,周兴柏从江苏昆山出发,乘坐长途汽车前往上海。到了上海后青浦,坐上公交车到了浦东机场。

当罗亨富再次听到孙子消息的时候,周兴柏已经闻名全国,躺在上海的医院接受抢救——当日下午两点26分,周兴柏引燃了土炸弹后自杀,惊动了全国。

桥溪村大多数村民都还不知道,上海浦东机场的爆炸案,原来就是同村人干的。

得知消息后,一位老人赶紧给在广东的儿子打,问他近忙什么,又说了周兴柏的事,“都来了……你在外边不要乱搞……”

手记:老家的乖娃娃 何以成了犯罪嫌疑人?

农村的乖娃娃在外边违法犯罪,这些年我采访很多。罗亨富老人那句话却让我颇有感触:“如果有家人在身边,或者有个女朋友,也许他就不会干这些事。”

[标签:内容2]




真空气氛搅拌炉
多功能数显里氏硬度计厂家
硬度计夹具厂
本文标签: